21点

热点新闻
首页 开奖查询 吉祥彩票客服电话_菲律宾到底多危险?“奇葩旅行团”去去才知道
发表于2020-01-11 12:43:14
      

吉祥彩票客服电话_菲律宾到底多危险?“奇葩旅行团”去去才知道

吉祥彩票客服电话_菲律宾到底多危险?“奇葩旅行团”去去才知道

吉祥彩票客服电话,【导语】风景眼前过,故事心中留。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liu小顺),“跟着小顺去旅行”将持续为你提供最独特的旅行故事!

-“过去时”第三季-

【2、菲律宾到底多危险?“奇葩旅行团”去去才知道】

(本文写于2012年,其中描述的菲律宾不代表当下状况,谢谢)

如果中国经济突然崩溃了,国外那些廉价航空公司肯定难辞其咎。它们无时无刻不在用便宜得让人想泪奔的特价机票挑逗着祖国有志青年们脆弱的大脑神经,而那些特价机票通常需要提前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去购买,当你被不可思议的低价迷惑,头脑一发热抢购下来,如果到时候又去不了的话,这些不能退改签的机票便只能眼睁睁地浪费掉。

所以,廉价机票如同一枚枚裹着糖衣的定时炸弹,首先在许多立场不坚定、三观不牢靠的小青年遭遇挫折、失败、无聊、空虚等各种负能量情绪时,用来当作甜蜜的“自慰剂”,让未来的旅行成为他们继续在痛苦而骨感的现实中浮沉的原动力,以至于最后糖衣消融,眼看旅行美梦即将成真却身陷囹圄无法成行时,炸弹就会毫无征兆地爆炸——前一天还积极亢奋地努力工作,后一天就毅然决然地递上辞职信,然后在老板莫名其妙的注视下,在同事们艳羡的目光中,在网上好事者的一片赞扬声中,用“壮士一去不复还”的英勇气概放下一切去旅行,就像我这样。

“菲律宾危险吗?”

“菲律宾要打仗吧?”

“菲律宾好玩吗?”

当我2012年8月在网上公布“十一黄金周”要去菲律宾旅行,大家的诸多疑问像热油掺了水——瞬间炸开了锅。

新闻里一直都在报道紧张的南海局势,中菲两国关系的剑拔弩张甚至挡住了中国赴菲律宾旅行团的脚步,难免让人心中忐忑。大家对菲律宾的印象除了菲佣之外,最深刻的就是上次香港旅行团在菲律宾遭劫持的惨案。

可是这个世界上哪儿会绝对没有危险呢?如果你不亲身到菲律宾体验一下,怎么知道实际情况究竟如何?“你自己的人生无须向别人解释,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质疑之声自会慢慢散去。”

然而,我就是外强中干型。嘴上虽铁骨铮铮,心里却难免哆哆嗦嗦。

半夜躺在床上睡不着,会自己吓唬自己,像我这种印堂发黑(当然,整张脸哪儿都黑,天生的)、人品不佳(曾经被越南拒签,公司年会抽奖超过80%的中奖率都没我的份儿)、愁眉苦脸(我的口头禅还有“烦死了”、“不开心”等)的天字一号“大衰哥”,万一在菲律宾真的好事不灵坏事灵呢?被偷被抢了怎么办?打仗了怎么办?地震海啸了怎么办?越想越睡不着,一部完整的自编自导自演的惊悚灾难片就在脑袋里反复播放一夜,等天亮了顶着两只油黑油黑的熊猫眼,一副舍我其谁的姿态重新出现在大家面前,仍然“我是‘老驴’我怕谁”的派头。

后来,有两个人给我稍稍吃了定心丸。一个是背包客紫漫,一个是jared。

先讲背包客紫漫吧,她是我去年在尼泊尔认识的驴友,一个神奇的杭州姑娘,不懂英语,不做攻略,甩着条花裙子就满世界乱跑,谁说哪好玩儿就没头没脑地跟谁去哪玩儿,大半年旅行下来,倒也平安无事。

对她来说,世界似乎不存在“危险”这件事。或者说,当她在路上把内心全部打开,“危险”就如同一只只小蚊虫,飞进来绕一圈,还能原路飞出去,不会对你造成影响。

紫漫在2012年“五一”期间去了菲律宾,那正是南海局势最紧张的时候,团队游刚暂停,菲律宾正在搞反华游行,所有指标都显示这不是去菲律宾旅行的好时机。

而紫漫,认为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毅然决然按原计划奔赴菲律宾——还是一个人,还是操着那口蹩脚的中国英语,还是甩着那条花裙子。

一周之后,她完好无缺地回来了,我打电话询问时,她轻描淡写地回答:“没事啊,很安全啊。”云淡风轻得好像我是一个哭着闹着要姐姐买糖吃的小屁孩儿。

挂了电话,我便捶胸顿足。你说我这么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雅思考了6.5分,旅游经验更加丰富,怎么还比不过她呢?我怎么这么?我的勇气都去哪了?难道工作这半年,全都磨没了吗?我不要这样!太恐怖了,我从来不怕自己没钱,就怕自己没趣!

至于jared,他是我多年的“好基友”,从旅途重新回到上海开始工作的兢兢业业的软件工程师。2011年11月11日“神棍节”,jared抢到2012年6月端午节期间到菲律宾旅行的机票,其中上海往返马尼拉国际机票总共加起来才300多元(含税),白菜价。

我也是像前面说过的那样,头脑一热就跟着他一起抢了机票,可后来要留在武汉工作,加上这么便宜的机票浪费也不心疼,我最终没去成,放了jared鸽子,胆小谨慎的他只好第一次单独出国旅行。

“菲律宾很好啊,很安全啊。”jared在电话里用他那典型的含混不清的发音告诉我——我2011“间隔年”旅行就是跟他一同出发,他的话对我来说分量很重,所以我更加放心,晚上也不用胡思乱想吓唬自己了。

当jared得知我放弃端午节的菲律宾之行,却买了更贵的机票准备国庆期间去菲律宾时,直骂我是“神经病”。

“你好奇怪哦!”jared说。

除了危言耸听的“阴谋论”分子,还有与之相反的另一派,他们是我在“间隔年”旅行后身边冒出来的一个新族群,我暂且叫他们“蹭游族”。

“蹭游族”成员五花八门,非常庞杂,无法归类,有我以前的老同学,也有朋友的朋友,还有素未谋面的读者、网友,以及各路菜鸟、驴友等。

这些人的共同特点是:没怎么出过国,又不愿跟团旅游,又不敢一个人去,想省钱省心,觉得我这人靠得住,好说话,可以帮忙订机票、订酒店、安排吃喝拉撒睡,凡事不操心,只管玩儿,回来还能美其名曰自己出国背包游了一趟,何乐而不为?

于是,在一拨人大喊“危险”、“危险”的时候,另外一拨人又极力凑上前要跟我一起去菲律宾。

因为“蹭游族”来源非常广,还是随机组合。七七八八,讨论来讨论去,到最后,一个非常奇怪的、啼笑皆非的“奇葩旅行团”便稀里糊涂地组成了。

首先加入的是大饭饭,他是我的研究生同学,在苏州做医药代表,一个向现实妥协的老愤青。当生活不如意或看到社会不公时,他会突然在网上揭竿而起、痛心疾呼一番,可是下了网络,他依然得老老实实赚钱买房过日子。

大饭饭长着一张很男人的棱角分明的脸,有些小胡子,身体也很结实,但关键问题在于身高,我不知道他身高具体多少,反正不超过一米六,他买衣服买鞋子都很痛苦,看中的款式经常没他能穿的尺码。

身高在别人看来是个问题,对大饭饭来说倒无所谓,他一直颇为自信(所以他在自己的外号里加了个“大”字),像是原本巨大的能量被压缩在了他小小的身体里,即便跟我这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走在一起,他都理直气壮,反倒我会显得不太好意思。

我和大饭饭平时联系并不多,网上也是偶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两句。

“你现在在哪个国家?”“印度。”“哦。”“怎么了?”“没事。”“哦。”……

“你还在旅行吗?”“没有,回国了。”“哦。”“怎么了?”“没事。”“哦。”……

“你找工作了吗?”“还没找。”“哦。”“怎么了?”“没事。”“哦。”……

“你还在上班?”“是啊。”“哦。”“怎么了?”“没事。”“哦。”……

我隐约觉得,大饭饭很羡慕我的旅行生活,但他却被现实牵绊得太深。这次有机会在国庆期间跟我去菲律宾旅行,机票又便宜,管他什么菲律宾不菲律宾,二话不说就加入进来。

接下来加入的是辛海滨,去年我在云南梅里雪山认识的,一个长得比我还老成的90后,身子总站不直,哪儿都是歪的,在我印象中他喜欢动来动去,跟筛糠似的。因为以前做过海军,大家习惯叫他“小海军”,骑行去过两次西藏,反正不着急找工作,跟游魂一样到处闲荡着。

小海军不高不帅,可他身上有股吊儿郎当的“浪子”气质,不仅让许多女人着迷,也吸引了一些男同志的注意——他察觉到这事儿是在丽江,那个传说中“你不去搞点艳遇都不好意思说你去过”的地方。

小海军十分大方地与我们谈论此事,就像说他喜欢吃的某一道重口味湘菜一样,仅仅只是口味不同罢了,我们也都欣然接受,没什么大不了的,路上什么怪人没有?天啊!可是我突然想到,以小海军不着边际的性格以及天马行空的审美,万一对大饭饭有“非分之想”,那可怎么办?

正当我为此操心烦闷之时,麻烦却远远没有结束。因为又有第三个人加入“奇葩旅行团”,这次是个妹子,名叫露露。

露露嘛,她也是个“好奇怪哦!”的妹子,纯正上海人,看起来挺正常,还挺漂亮,大大的眼睛,娇滴滴的声音,一副“宅男女神”的派头。但实际上呢,她一直游走在“清纯、温柔、文艺、浪漫”和“很呆、很二、很傻、很无厘头”的极端性格之间,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跟露露通过一个共同的朋友julia认识,两年多以来,只见过几次面,都在很多人聚会的场合,我们没怎么单独相处过,只在网上断断续续有些联系。我觉得露露跟着我们去不是太方便,就设法恐吓她,让她知难而退。

“我们有三个男生哦!”我跟她说。

“没问题!”她回答。

“我们是穷游,住最差的地方,吃最便宜的饭菜。”

“没问题!”

“我们只订了两间房。”

“没问题!我跟你拼一间。”

“那丑男人会怎么想?”丑男人是露露的男朋友,我们喜欢开玩笑这么叫他。

“没问题!已经分了。”

“分了?”

“分了。”

既然露露执意要去,我就无话可说了。最后我想,反正你全都说没问题,到时候你就自己看着办!

总之,这么一个空前绝后的“奇葩旅行团”组建完成:一个老实本分还有些自卑的直男,一个性格张扬、思维奇怪的gay,一个娇滴滴、爱撒娇、麻烦不断的上海女人,还有我这么一个不知道该如何归类的奇怪的家伙。

天啊!接下来到底会是怎样一趟“火星撞地球”的旅行?

因为大饭饭、小海军、露露互相之间从来没见过面,他们全都只认识我。所以在出发之前,他们分别向我打听起其他人的情况。真是,好奇害死猫啊……

“露露,是干露露吗?”大饭饭在网上猥琐地问我。

“不是。”我心里翻白眼。

“哦,那美吗?”大饭饭继续问。

“嗯,还挺美的。”上海女人很会打扮,况且露露本身条件就不错。

“真的啊?那太好了!”

我感觉大饭饭的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大饭饭什么样?”小海军在网上问我。

“矮。”我说出了他的最大特征。

“太好了!”小海军回应,“我就喜欢矮的。”

“那他壮吗?”小海军继续问。

“好像还行。”我回答,“至少是比较精实的。”

“太好了!”小海军又说,我觉得他每说一次“太好了”,我的心就沉一下。

“不过他可不帅。”

“太好了!我就喜欢不帅的!”

啊喂!你们的目的都真的是旅行吗?

“你的两个朋友长什么样?”露露在网上问我。

“不好看。”我回答。

“啊?不好看啊?那我不要跟他们玩儿。”

“那你就自己玩自己的呗。”

“我也不要自己一个人玩儿,无聊。”

“那你要怎样?”

“我要跟你玩儿。”

“好吧。”可我心想,这是怎么回事?还没出发,就准备划分小团体吗?

于是,这样三个性格迥异、而且互相看不顺眼的家伙凑在一起,我当时能设想到的最糟情况就是:“屌丝男”大饭饭对“宅男女神”露露产生好感,但露露不喜欢比她矮的男生。“口味独特”的小海军对大饭饭产生好感,但大饭饭又不是gay,对男生没兴趣。大饭饭对露露求爱不成,反过来讨厌露露,而小海军求爱不成,也有可能反过来讨厌大饭饭。

然后各种纠结,各种矛盾,再加上三人互不相识、素未谋面,身在异国他乡,都只认识我,我成为理所当然的中间人和仲裁者……想想一个头都变成了三个大……

这趟旅行肯定是彻底好不了了!我一开始就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然而,我没想到,真实情况竟然会比我想象中更糟……

【更多精彩内容】

关注"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并回复关键词【目录】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

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

人生不需要太顺,小顺就好。





上一篇:没有世界大牌外援,申花却踢出了本赛季让球迷看得最爽的一场比赛,应该感谢他
下一篇:站上世界舞台,我代表的是中国